Lris.McAvoy

停云蔼蔼,时雨蒙蒙,八表同昏,平陆成江

Alphabet(十)最终章

终于要完结了,很开心,希望大家能喜欢

今天是521,爱你们呀,啵啵啵

KQ警告下嘿嘿


U [unique] 独特的



江停于世人是平凡的,只不过有着十分灵敏的直觉和正义感,在工作上表现良好;

然而江停于闻劭却是特别的,是他心里的一枚朱砂痣,踏遍山河求而不得。

闻劭于世人是独特的,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所以造就了一个心狠手辣的大毒枭;

然而闻劭于江停却是平凡的,是他心里的白月光,竹马青梅绕床而立



V [valuable] 贵重物品



临下飞机前,闻劭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妥当后空出一只手紧紧牵着江停。

江停被人牵着不习惯,挣扎着用眼神问他

闻劭轻拍他的手示意他安静下来,一本正经的说:

“人家说要把贵重物品带好了。“


W [wallet] 钱包



两人出门不爱带现金,可是闻劭却总是带着一个钱包

江停怀疑他钱包里藏着什么危险的东西,趁他不注意打开他的钱包

钱包里没有钱也没有卡,只有一张江停的照片,是他成为缉毒支队队长那天拍的

江停突然心头软的一塌糊涂,正准备放回去,又摸到里头有个夹层,鼓鼓囊囊的,打开一看

好嘛。。。。。2个byt

闻劭回来的时候看见江停已经睡着了,自己的钱包放在一边,照片被拿了出来

他笑了笑把钱包和照片拿回去放好,突然又觉得哪里不对,

重量不对!打开钱包,果然,tt被没收了

闻劭脱衣服上床后,揽过边上的人抱在胸口,在他耳边亲昵的啄了一下

“小笨蛋”


X [xmas] 圣诞



今天周五圣诞节,江停的课偏偏又是傍晚,看大家早已没了认真听讲的心思,江教授大笔一挥“下课!”

“江教授,圣诞快乐!”同学们飞快的整理东西离开,走之前不忘了送江停一个祝福

很快,班级空了下来,只剩下他一个。江停无奈的笑了笑,看了看没有任何消息提示的手机,玩心起了,转身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下一个粗体的“Merry Christmas!”随后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拿着外套的江停回到别墅,未进门,看见屋内一盏灯也没有,心里不禁失落,圣诞节这人还晚归。

叹了一口气,江教授开门,随后,啪嗒一声,整个客厅都亮了。刚刚在心中埋怨的人此时穿着圣诞老人的衣服,戴着白胡子,笑着坐在壁炉旁的圣诞树下,抱着一堆礼物问候

“江教授,圣诞快乐!来收礼物吧。”

刚从外面零下的冷风中回来的江停突然觉得整个屋子暖和的快要把他的心融化了

闻劭起身,走向江停,眼中的笑意掩藏不住

“先吃饭吧,我烤了火鸡哦。”见江停还愣着看着那堆礼物,笑着说“吃完才能拆礼物。”

很快,两个人吃完了饭,把碗放进洗碗机。

江停走到客厅圣诞树下,看着一个个礼物盒子,骛得想起那年他生日,闻劭也是那么这么多的礼物回家,然后单膝跪地向他求婚。

在他发愣的时候,闻劭已经拿起一个大的红色盒子递给江停。看着他嘴角的坏笑,江停突然感觉到什么,拆开盒子,果不其然。。。。。一整箱的避孕套都在里面了吧

很快,第二个第三个礼物都被江停拆开了,看着一地的润滑油和情趣套装,江停忍住不停跳动的额头青筋,看向那个罪魁祸首

“闻劭你真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了是吧。”

“圣诞快乐,江教授,该你送我礼物了。”

闻劭嘴角一钩,把江停按倒在客厅厚厚的地毯上开始了索要礼物过程



当然,最后一片狼藉的客厅一定是闻劭整理的,谁让他买了一堆琐碎的东西禁不住两人激烈的行为散的到处都是。。


Y [youth] 青春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他

也曾弹出指尖盛夏



6岁的闻劭站在麦田上与30岁的闻劭相视一笑

那时候他还没有失去他

现在他又找回了他





Z [zero] 从零开始



砰!

砰砰!

砰砰!

子弹没入虚幻的魔影,犹如穿过空气,悄无声息投进了大火里

他闭上眼睛,最后一丝意识听见消防呼啸逼近,警笛由远而至。但呼然暴涨的烈火吞噬了一切,大地颤抖着烧裂,无数魔爪伸出,将他活生生拖进了不见天日的深渊。然后,一片空白……


三年后,建宁市。

江停睁开了眼睛。

阳光从薄纱窗帘外投进病房,雪白干净的墙壁反射出光晕,病床前一束白玫瑰尚留露水,散发出幽幽的芬芳,护士轻轻的声音从虚掩的门缝中飘进来:

“538床今天办出院手续,你跟主任说一声,准备给家属打单子……”

“这都昏迷好几年了,竟然还能醒来出院!可见人真是……”

“嘘!”护士长轻声道:“干你的活儿去!”

脚步声渐渐走远,江停没有反应。

他保持着刚睡醒的姿势,靠在窗前的躺椅上,瞳孔深处带着对梦魇习以为常的冷漠,映出郁郁葱葱的树木和更远处蔚蓝的天空。

片刻后,病房门被轻轻推开,随即有人走近。江停没有回头,来人直到身侧才顿住脚步,轻声道:“你醒了。”

   

那人背着光,江停抬起手遮了遮眼睛看向他,几年没说话的嗓子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你是?”

那人似乎有些意外,但良好的教养使他说出来的话温柔而低沉

“我是你的爱人,我叫闻劭。”



先和大家道个歉,本以为我能在520的时候就写完,没想到我长智齿了,在发烧,而且我感冒了,呜呜呜

希望现在也不晚,爱你们❤❤❤❤❤❤❤❤


Alphabet(九)

警告!kq预警!不喜欢的快跑!

我最近忙到枯萎,所以会暂时停一会,下一次会把剩下的都发掉,感谢你们一直收看嘿嘿

Q [question] 问题

江停和闻劭结婚了,叱诧江湖多年的黑桃k却也逃不过接新郎时的问题

“请说出对爱人的十个亲密昵称”

江停脸颊微红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

要知道私下里闻劭绝对是一个温柔体贴的男人,但是表面上他可是黑桃K啊,所以谁不想听一听黑桃K 对他的恋人的亲密称呼呢?大家翘首以盼,兴奋不已

闻劭思考片刻,瞥了江停一眼便开始说

“老婆、媳妇、小祖宗、亲爱的、宝贝、停停、honey、daring、sweetie”

“还差一个!!!!”大家依旧不肯放过我们的黑桃K

闻劭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最后一个说出来高冷的形象就没了,但是看着自己的老婆在人群中期待的样子,只好咳了咳,把最后一个称呼说了出来

“我的红心Q”

“咦~~~~~”周围的人爆发出阵阵笑声,只有江停被他们围在中间,脖子耳朵尖都是红的

闻劭知道,这个称呼是为了回应江停在床上动情的时刻破碎的一句句“K”

众人见到了黑桃K高冷形象破碎的时刻,却也不再为难他,任由他把江停一把抱起然后走向宴会厅。

R [ring] 戒指

闻劭在江停30岁生日的时候送了他一枚戒指,其实他在18岁的时候就有预谋了

18岁的闻劭虽然身在美国研究化合物分子式,心却一直系在幼年时的那人身上,于是他派人回国跟在江停身边,掌握着他的近况。渐渐地,这种兄弟情慢慢变味了。直到一次梦里,闻劭破天荒的吻上了那人薄薄的嘴唇,他才意识到,自己爱上江停了。

从那以后,闻劭开始疯狂的科研,壮大自己的力量,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自己能回国和草花A对抗,为了把江停夺回自己的身边

等到他真的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带着“停云”回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面对昔日的兄弟,那一句话说出来竟是这样的难。

话到嘴边,沉吟片刻却又换成了另一句,礼貌却隐忍:

“我刚从生活了十多年的美国回来,想见你一面是人之常情”

S [secret] 秘密

江停作为一名缉毒警察,对警局是不应该保有秘密的,他每天认真办公,恨不得24小时在警局。

若说真有什么,那大概只有闻劭知道了

比如他被人舔耳垂会脸红,比如他最敏感的地方在腰窝,最喜欢的姿势是后入(哔------)

T [treasure] 财富

闻劭从来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他也不在乎

对他而言最大的财富就是江停

陪他看遍烟火的江停

Alphabet(八)

P [permanent] 永恒

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么?钻石?爱?

闻劭和江停在一起后总觉得不够,总是想着能够一直陪在他身边,这钻石戒指也送了,别墅也买了,依旧觉得不踏实


也是,前半生这么多磕磕绊绊,换谁心里头能有安全感

闻劭又做噩梦了,梦到江停死在自己枪下

这已经是这个礼拜第三次了,闻劭半夜惊醒,看着身侧熟睡的人,一身冷汗,他想去倒杯水喝,刚掀开被子身边的人就醒了

“怎么了?“江停睁开朦胧的睡眼,看见闻劭紧皱的眉头”又做噩梦了?“

“嗯“

闻劭紧紧抱住身边的人,把头埋在他脖子里缓缓吐出一口气

江停大概知道他梦到什么了

“别怕,我不是在这里吗?我就在你身边,没事”

“嗯,我知道。”闻劭亲了亲江停的头发,暗声说道

“我爱你,江停”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江停一愣,随即,他回抱住身边的人然后伸手缓缓拍着他的背,好像在哄他

“我知道,闻劭,我在,我一直在,别怕”

拍着拍着,江停被安静的氛围感染即将睡去,身前却抵上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随即一僵

“不是睡不着么?”

“嗯,都是被你哄的,你要负责解决。”闻劭的声音沙哑中带着一点撒娇,轻轻顶着身边的人

“好吧”江停撑起身体,主动吻上闻劭的嘴唇。

显然,他鲜有的主动让闻劭激动不已,翻身主动压上这个人

。。。。。。。。。。。。。。。。。(拉灯)

“希望你能做个好梦”

江停累的睁不开眼,但还是抬起闻劭一只手在手背上落下一个亲吻

“我爱你,闻劭”

听见这一句的闻劭睁开双眼盯着江停看了将近一分钟,然后将他揽入怀里闭上眼睛

这一回,闻劭没有梦到那些不祥的预兆,他梦见了自己5岁那年在麦田里给江停拉小提琴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I know that you will love me forever. “

闻劭皱着的眉头被江停的爱意缓缓抚平,在这个梦里他似乎明白了有些东西,比如江停对他的爱,会永远陪在他身边,不会离开


Alphabet(七)

警告警告!kq预警!不看快跑

今天依旧是糖糖呀

最近忙,写的少,大家不要嫌弃,爱你们!!


O [old] 当你老了

也许是失去一次让闻劭明白了拥有的珍贵,江停身体修养好以后,闻劭总是在外面忙到很晚才回来,江停问他,他只说在为以后做打算

直到新年闻劭终于忙完了,在除夕暖洋洋的下午,闻劭带着江停来到了元龙峡山脚的别墅区的一栋别墅前

“进去看看?“闻劭一手拿着钥匙一手牵着江停的手

“好“

进门后,看着面前古朴的装修和欧式的壁炉,江停笑了,问身边的男人

“闻劭,你要在这里养老吗?“

“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听着他不着调的情话,江停心底一片温柔,忍不住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

谁知这一摸摸出火来了,闻劭眼神瞬时亮起,里头的光焰灼人,看的江停一颤,连忙转开视线

“楼上呢?楼上是什么样的,我去楼上看看。“说完,快步走向楼梯

还没走几步台阶就被后面的男人抱起,一步一步稳健的走上楼,然后踢开卧室门把他抛到大床上

“闻劭,你干什么你!”

江停挣扎着从床上撑起半个身子,丝毫没注意衬衫的第三个口子开了,一片洁白光滑的肌肤露在外面

盯着那片白皙的肌肤,闻劭喉结滑动,松了领带脱了外套爬上床

“干你”

。。。。。。。。。。。。(拉窗帘)

“你。。。你不要脸。。。。。你老了就干这事!!!”

“放心,6@0岁依旧干得动你”

“谁。。。谁问你这个!!!嗯。。。。轻点呀。。”


Alphabet(六)

我肥来辣,各位五一开心嘛

内个,KQ警告啊,不看的快跑!!!

今天是一碗糖

N  [now]  此刻

今天是5月2日,寻常人家还在享受着五一劳动节的法定假日,闻劭却一大早出门了

今天是江停的生日,5年前的今天,江停从爆炸案中清醒过来,接过病床边闻劭递来的身份证,成为上面的人,陆成江。

今天是身份证上陆成江的生日。

江停作为一个成年人,没有觉得过生日是一件多么隆重的日子,他想着晚上等闻劭回来和他一起吃一碗长寿面就当过去了,可是等到8点闻劭才回来。

拎着大大小小的东西,闻劭几乎要淹没在一堆礼品盒中了,看着这个男人一样一样拿出来,江停好像知道他的目的了

“江停”闻劭微微颤抖的声音无不昭示着他此刻激动的心情“我知道从前我给你带来了许多不开心,甚至是。。。灾难。”

“嗯”

“这些,是。。。。是我一直以来欠着你的生日礼物,我想今天补上。。。。。可以吗”闻劭左手紧紧攥着手里的小盒子

“好”江停第一次主动朝他走过去“能为我拆开吗?”

“当然可以”闻劭用右手一个一个把袋子里的礼物拿出来,然后打开

“这是一岁的生日礼物,是一个长命锁,希望你能长命百岁。6岁以前我还不认识你,这是我过生日收到的,我便找银器师傅打了一个一样的送给你。”闻劭还没说完被江停打断

“笨蛋,我多大了,还带得上吗?下一个呢,下一个是什么?”

“这是你二岁的礼物,是。。。。

。。。。。。

“这是你23岁的礼物,那一年你刚刚当上缉毒支队队长,我准备好送你防身用的”闻劭打开一个黑色盒子,里面是一把枪

“这是雷明顿M10?闻劭你真是。。。”江停无语

“还有吗?怎么后面没有了”江停看着最后一个礼品袋问道

“有,接下来的几年我想送的只有一个”闻劭缓缓把左手伸出来,手里是一个丝绒小盒子

江停不由紧张起来,脸颊和耳朵因为这个小盒子微微泛红,“是。。。是什么?”

“是一枚Darry Ring的戒指,凭身份证一生只能买一次”闻劭滑动了一下喉结

“江停,我能成为你生命中唯一的那一次吗?”

“闻劭,你。。。。。。。”江停说不出话来,眼角微微泛红,在那滴眼泪落出来之前他闭上眼睛,坚定却缓慢的点了点头

手上一热,闻劭为他带上了那枚戒指,在无名指上落下一吻,然后抱住他

江停用那双修长温暖的手回抱住那人,然后踮脚在他耳边说道

“我们领养一个孩子吧,那个长命锁就给他戴,好不好?”

闻劭不敢相信,许久才哽咽着回答

“好”

Alphabet(五)

警告!!!以下都是脑洞,千万别上升!!仅代表我个人意见

不喜快出去别看!!!!!!!!!


五一的糖都在这里了,我去旅游啦哈哈哈哈哈哈

祝大家五一快乐


J [journey] 旅行



当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闻劭打算和江停出国旅游,离开这个地方

江停拒绝了去费城的邀请,他把旅游的地址定在元龙峡的那片凤凰林

第二日,闻劭准备了野营的帐篷和食物,开着越野车来到了元龙峡

两人搭好帐篷安顿好东西已经是傍晚了

晚霞将落不落的余晖映衬着火红的凤凰林,当真有一种涅槃重生的模样

江停站在林间,高瘦的身形和英俊的脸庞映在闻劭眼里,仿佛重生的凤凰,欲展翅高飞

他不舍得眨眼,跑上前去,一把将人揽入怀中

“果然,并不管过去多少年,你都是我最喜欢的那个样子,从来没有变过。。。”







K [kiss] 吻



杀吴吞的那一晚,黑桃K微笑着说“现在他是我的红心Q了”

站在一边披着大氅的江停侧过脸看了他一眼,笑了

“吴吞,你现在只剩下一个人了,还不打算说出来吗”

等他满手鲜血拿着剔骨刀从房里出来的时候,闻劭叼着烟看向他,然后近乎虔诚托起他的双手,在手背上印下一吻。

江停浑身一震,然后感觉嘴唇上一凉

鲜血的味道,他这样想

再次回过神来已经在车上了,江停后知后觉那是一个吻,耳朵尖儿都泛着红色

闻劭在副驾驶看见他低头的模样,笑着点了一支烟,然后把窗户打开了


L [late] 迟到



由于闻劭小朋友每天晚上奋力耕耘,江教授总是因为腰疼而上班迟到

没有满勤奖怎么办,伸手问家里要啊

闻劭表示,我每天早上陪你睡那么晚我也迟到啊。

迟到就没有满勤奖啊,“我也没钱啊”

“你没钱是吧,你没钱是吧”江教授瞪着这个始作俑者“等你有钱了再睡床吧”

于是,闻劭又睡了一个月的书房



M [moon] 月光



又是一个加班的晚上,江教授看着放在办公桌上的新的一叠,在上面用红笔写上“放屁”

写的什么玩意,公安大学的新人什么质量

江停捏着眉头,丝毫没发现已经深夜了

月光悄悄从窗户中跑进来,落在他肩膀上,额头上,鼻尖

被一声铃声打断思绪,江停一看,坏了,8点了,闻劭还在家里等他吃饭

急忙收拾完东西,连外套都没拿,锁上门就跑

这个点哪还有公交,江停想着要不要打电话给闻劭

一辆黑色慕尚缓缓驶过停在他面前,闻劭下车,手里拿着一件外套,朝江停走过来

月光洒在他身上,好像吸收了所有的戾气,释放出温和的气息

拿起他手里的外套上车,一路上,闻劭没有问,他也没有说

到家,开门,下车,关门,一个吻

顺其自然


Alphabet(四)

KQ同人 纯属脑洞 文笔渣 不喜勿喷

请各位看官切勿上升 仅代表个人意愿


今天是糖糖鸭!!!


H [horizon] 地平线



红心Q 再一次和黑桃K并肩出现,给了很多拆家一种错觉,毒品交易市场又要掀起一场轩然大波,而在黑桃K这边却异常平静

黑暗,漫无边际

元龙峡上,两个男人肩并肩站着,一个嘴里叼着烟,另一个看向远方,星星点点间无比和谐

他们都在等待,那是黎明前的最后一批货。

“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那好,就算碰上警察,我也不会让你给你出任何事情,就像你说的那样,这辈子哪怕死,我们都会在一起。”

闻劭为江停紧了紧大衣,然后转身离开

天亮了,远处地平线上,一轮红日缓缓升起


I [illness] 生病



江停不喜欢多穿衣服,不管天多冷,只穿2件,一件衬衫一件大衣,远远看上去,潇洒中带着些清冷的禁欲感。

这可愁得闻劭头都大了,小祖宗不好好穿衣服感冒了谁受罪啊?

好的不灵坏的灵,江停在一次寒潮中感冒了,鼻塞的说不出话,药也不吃水也不喝,天天躺在卧室里的可怜样儿

闻劭实在是拿人没有办法,恨不得打晕他抗去医院挂水,于是上网一搜,发现‘睡觉’可以治疗轻度感冒,但是重度感冒会使其恶化。于是来到卧室问床上看书的江教授

“你感冒怎么样了,严重吗?”

江停以为他来叫自己吃药或者去医院的,连忙摆手

“不严重不严重,轻度感冒,休息一下就好了。”

床边的闻劭一听,开始解领带脱衣服,然后爬上床压住可怜的红鼻子江教授

“你。。。你干嘛。。。。我不去医院。”

“不去医院,我来给你治,包好。。。”

“你。。。。。。。。你。。。无耻。。。。”

第二天,江教授发现自己不仅感冒严重了,反而腰也十分酸痛无力,终于认输去医院挂水了

当然,等他感冒好了,闻劭睡了一个月的书房


各位小可爱预祝五一快乐鸭

五一我努力啦


Alphabet 字母表(三)

玻璃,依旧玻璃,下一章保正有糖,不喜勿喷啊


F  [felon] 重罪



“你是我唯一的兄弟,,一直是。我的财富、地位、权柄,尘世间所有光怪陆离的一切,都可以与你分享。。。要是你真心诚意站到我这边,那真是。。。。“闻劭微笑着看着江停,温柔的语气与抵在他脑袋上的枪形成了对比

“那就真是你在做梦了”江停闭上眼睛,然后睁开,丝毫没有温度

“你杀人,贩毒,早晚有一天会受到惩罚“

“会是你来抓我吗?你可是我们集团的红心Q啊江支队。“黑桃K的语气嘲讽不可一世

“我会先抓了你,然后自首,活着看你受到审判“冰冷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坚毅





G [gamble] 赌博



“我有时候觉得,你这么笃定自己不会被我弄死,是不是因为。。。。。”

因为什么没说完就被江停打断了,只见他嘴角突然一弯“你现在把我灭口,不就坐实你逼我诬陷吴吞了么?”

这句话简直立于不败之地

闻劭知道他在赌,用他的命去赌自己不会杀他,就像当年元龙峡的晚上,江停用自己的命换了闻劭生存,他知道自己不会抛下他

事实证明,他赌对了


Alphabet字母表(二)

D [dream] 梦

闻劭的梦里,一直徘徊着6岁的那个仲夏夜,江停与他分享山间泉水时说的一句话

“我怕你死。。。我只要你能活下来。。。。“

因为那条绳子的一念之差,闻劭在心底始终觉得亏欠,日复一日的重荷使他压抑之余只能从回忆和梦境中汲取温暖

慢慢的,愧疚变成了想要弥补,变成了眷恋

他的梦境变得不单纯起来,里面开始出现江停死去的画面,第一次是死在方片J的手下,第二次是死在自己的枪下,第三次是死在毒品里。。。。

一次又一次的惊醒,闻劭好像明白了,他在害怕,他居然会害怕

飞蛾不扑火又怎会知道生命短暂呢

看着江停双目无光,四肢血肉模糊的样子,闻劭知道梦成真了

他是罪魁祸首

当江停开枪时,闻劭闭眼了,没有挣扎,也没有期待

他知道自己可以永远在梦里向那个6岁的男孩赎罪了

E [enchant] 使陶醉

毒品让闻劭陶醉,尼古丁也是

后来遇上了江停,闻劭幡然醒悟,江停才让人陶醉

这种陶醉中还有一丝占用,一丝欲望,一丝愧疚和一丝迷恋

然后有了“停云”

Alphabet字母表 玻璃夹糖吧 咕咕咕

Alphabet字母表


A [age] 年岁

闻劭比江停小那么2岁,按照道理,年长为尊、为上

可是闻劭作为一个拥有高智商反社会人格障碍的人,是没什么道德感的

“不是说好了我在上面吗?”江停挑眉看着身下的闻劭

“你现在不就在上面吗,我们今天试试骑乘好了”我们的黑桃K从来都是言行一致的人,说完就开始动手。。。。。。


B [beloved] 挚爱

“当韶华逝去,青春不再,

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当一无所有,遍体凌伤,

你是否还会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闻劭的小提琴反反复复演奏着

似乎要从空旷的山谷中的得到回答

可是他心里早就有了回答

电话里的那一句“可是我从未。。。从未。。。爱过你啊。。”


C [chocolate] 巧克力

“你在做什么?”听筒那边的黑桃K笑着问

“加班”

“这么晚了还加班?”

江停没有回答

黑桃K并不介意江停的沉默,依旧温柔的说“最近缉毒队查的紧,你想办法疏通下,别让‘蓝金’被他们发现了”

“好”

江停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温度,正要挂断电话,电话的那头却传来一句

“注意身体,你低血糖,给你买了巧克力”

挂断电话,江停看着桌边的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抬手捏了捏眉心,然后重重地一手把它扫进垃圾桶